⊙﹏⊙

【R18敦芥】木下兽

wwwww猫薄荷的梗好棒顺便人兽肉超好吃!

间岛舞_终年发病:

 *兽化敦有


 *已经是恋人关系的敦芥


 *毫无营养的炖肉


 *群内太太们点梗产物




照例走微博http://weibo.com/2411618062/DujIJmg28?ref=home&type=comment#_rnd1462543211371

啊啊超可爱wwwwww

茄茄w:

哇沒想到我日更了(?)其實是怕不發一發我會忘記(咦
總之這次是敦芥交往後的同居日常//
全都是糖!滿滿的糖!!(不過我好像也沒開虐過

其實加個ABO設定就可以生了我會說( ゚∀゚)(x

【敦芥】Boom Clap

啊啊啊甜上了天国。。。。这份粮太棒!

弥生です。:

应该是个短打,标题来自某首歌……


来自看了第三集已经不行了的弥生……


不用救我、别救我、我是谁、我在哪(喃喃着双手抱膝蹲在墙边。


——————————————————————————————————


Boom Clap




CP/敦芥


文/弥生




>>


中岛敦最近有个小烦恼。


不知从何时起,敦只要一靠近芥川龙之介方圆五米内,心跳频率就会biu地一下迅速上飙,其势之烈其声之洪已经超越擂鼓级别,直逼点了火的炮仗,噼里啪啦在胸腔里横冲直撞。


敦怀疑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忐忐忑忑偷偷摸摸去找与谢野晶子看病。与谢野小姐漫不经心地给他打了个心电图,草草瞟了两眼就说没什么问题啊,你健康地跟只活蹦乱跳的大猫似的,“就这个心脏的强健程度等你寿终正寝了再掏出来捐给别人,保那个人长命百岁。”


敦还是有点着急,他说与谢野小姐,说不定我这病和心脏本身没什么关系,你懂得多,你说这会不会是某种大病的并发症啊。我真的可难受了,每次看到芥川的时候心脏就到处乱撞,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回回蹦跶的方向还不一样,现在我们不是搭档吗,相处的时候又多,在他身边得同时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他、全神贯注地听他说话和时刻留意不要暴毙身亡,真的很辛苦啊。


与谢野似乎有片刻嘴炮技能被冻结了,半晌才说,敦君,你跟我说实话,其实你是来秀的吧。平时就算了,我就当有沙子进眼睛,啥都看不到,你现在还专门跑到我面前来虐狗,绅士风度呢?对女性的基本尊重呢?好啊你这么想治病那我就……说着她拿起放在一边的大号手术刀逼近中岛敦。敦一个激灵蹦起来,光速逃离医务室。


>>


物理治疗这条路行不通,还一不小心把与谢野小姐惹毛了,这就很尴尬了,敦想。他挠挠头,虽说不知道秀啊虐狗啊到底是几个意思,起码知道自己心脏本身还是没问题的,算是了却一桩烦心事。不过既然都被说不礼貌了,就不要再找与谢野小姐了,敦叹了一口气。


那现在可怎么办呢?敦在脑子里迅速过了一边其他求助选项,筛掉了明显不靠谱的、靠谱但没什么卵用的、有用但是肯定没心思帮自己的,然后锁定了谷崎润一郎。谷崎先生性格好又有耐心,是为数不多侦探社平均心智健全程度小康线以上的人,知道的东西还不少。这么想着,敦走到了谷崎所在的内务办公室,敲了敲门。


来开门的是直美小姐。敦看见直美小姐年轻漂亮的脸感到一股通常人见到高颜值都会有的舒畅感,然后他低头看见了直美小姐的手上拿着一副手铐,心凉了半截,一股寒意顺着脊梁往下窜。


“啊,是敦君啊,有什么事吗?你来的可真不是时候,不过没关系,有什么事情请尽快处理完哦。我和哥哥,还有很重要很愉♂悦的事情要♂做呢~”直美小姐露出纯真动人的微笑。


“好……好,”敦觉得舌头有点打结,一边一步一晃往里走,“我就,就来咨询个事……”


谷崎先生正以奇异的姿势扭在办公桌上,敦才发现这个办公室里并不是没有别人,只是其他人都在认真进行文书工作,好像全然没有看见这边光天化日之下的学术活动。人才,大家都是人才啊。


“啊真是,有点不好意思,”谷崎不好意思地赔了个笑,敦心想别装了,你们俩在侦探社里头什么时候注意过影响啊喂,“敦君有什么事情?不用客气直接问吧。”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敦思索了一下措辞,还是决定单刀直入,“我最近不是和芥川搭档吗,可是……”


“出什么问题了吗?”谷崎表情瞬间严肃了,“假如你们之间出现什么矛盾,还是尽早告诉社长或者太宰来处理,千万不要瞒着……”


“并……并不是!”敦急忙摆摆手,“我们没什么矛盾啦,芥川现在除了平时嘴巴毒训练格斗下手狠之外对我还算客气的,就是我……我每次在他身边心跳直达一百八,感觉分分钟要晕厥。与谢野小姐说我心脏没问题,可又不肯给我继续诊断了,你说这会不会有什么疑难杂症啊?”


谷崎眉毛挑到了发际线,直美的表情很微妙,他们面面相觑了半晌,谷崎低声说:“最近看你们两个这样,我还以为你们已经……结果是我误会了吗?”自言自语完了,他看向敦,问道,“敦君,关于这件事情,你自己一点头绪都没有?”


“要是有就好了……哪怕只知道原因也……”敦哭丧着脸。


“好吧,我有几个想法,会不会是,因为你对他的恐惧感还没有消失?”谷崎问,“可能听起来很逊,但说实话,虽说现在和港口黑手党是合作关系,我每次见到他,还是会恐惧,总会想到被罗生门贯穿的瞬间,还有直美倒下的样子……啊啊啊啊啊直美手不要摸那里啊!!”


“哥哥!直美好感动!直美也是,最喜欢哥哥了!!”


敦黯然发现,把手伸到她哥哥衣服下某个不方便描述的身体部位的直美什么的,挣扎着的谷崎君什么的,自己已经能够完全保持平常心看待了。敦还冷静而仔细思考了一下才回答:“虽然说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我觉得对芥川的恐惧感,好像从船上那次开始就慢慢消弭了,虽然说一直在突然遇见他的时候还会一下子紧张起来,但是都没有到现在的程度啊……而且,就算再害怕,我的心脏从来都没这么跳过!从来没有!即使在面对菲茨杰拉德的时候都不至于此的!”


“呐呐~敦君~”听完这话,直美从谷崎君身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头发开口道,“我可能知道原因哦,但是呢,很难用言语表达,要敦君自己体会才行。不过我有一个参考意见。有段时间直美看见哥哥的时候,心也会不受控制的乱跳呢~但是只要这样~这样~和这样~摸一摸哥哥和直美非常相似的身体,一下就感觉什么都好了。敦君可以对芥川试一下哦!”


“……直美,你想看敦君被罗生门分尸吗。敦君,直美是开玩笑的,请千万不要听。”谷崎神情严峻的捂住直美的嘴,恳切地对敦说。


敦一阵脱力然后心想,直美小姐,我们多大仇多大怨您直说好吗。以及谷崎君,你是当我痴呆,还是当我傻缺啊。


>>


谷崎君这边此路不通,敦决定找国木田君试试看。虽然国木田样子十分严肃,但是这些时日以来敦也大概感觉得到,这人其实就是个口硬心软的温柔好男人。说实话,敦最开始就想和国木田求助,可是国木田性子直、办事严肃,敦怕的是,国木田八成会把这件可能只是莫须有的小事情彻底排查成了一件值得立案的大事件,搞不好还要审问芥川是不是对敦做了什么,这样事情可就大条了。


所以敦深思熟虑,选择先观望几天再付诸最后选择。


结果事情完全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


>>


这天,他跟芥川正讨论着进攻钟塔侍从在横滨的一个情报据点的方案,芥川一手拿着侦探社待客用的马克杯喝咖啡,一边发表意见,说得专注的时候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支钢笔,借了侦探社的信纸画示意图。敦心里擂着鼓,眼睛看着芥川画图,一边还得调整呼吸。他正暗暗赞叹着自己非同寻常的multi-tasking技巧,突然发现,芥川的手真好看啊。


“人虎。”等他神游银河系回来,芥川喊了他一声,他没应。


“……人虎,你在看什么,有在听吗?”芥川问。敦发现自己在发呆,还被芥川发现了,正狠狠瞪着他呢,他灿烂一笑企图敷衍过去,心想我总不可能跟你说我在看你的手因为觉得很好看吧。


结果他看见芥川啪地一下把笔拍在桌子上,扭过头去。这可是件新鲜事。永远一副“瞅你咋地”的样子看人的芥川居然别过头去不看敦了,他放下杯子用手遮住脸假装咳嗽了两声,假的连敦都发现是装的。可能是因为芥川真咳太多,从来没有假装咳嗽的经验。


芥川用生气的口吻说,“我出去一下,等你回魂了再叫我。”这句话温软有余力度不足,不过反而杀伤力比芥川的所有怒吼加起来还大,瞬间就把敦给石化。然后芥川转身就走。


现在敦觉得自己不但心脏出问题了,眼和耳的功能也故障了。因为芥川转身的一刻,他清楚地看到芥川的耳朵红了。大概因为是房间里一时太寂静,敦还听得到芥川的心跳,居然不比他的慢,他一度怀疑那是他自己的心跳,但是他不可能有两颗心啊。他来不及反应,由着芥川越走越快越走越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已经属于冲出去了。


>>


“……就是这样。”敦忧心忡忡,“我觉得芥川和我可能得了相同的传染病。”


国木田一脸凝重,“你觉得和猫科动物的传染病有关系吗?我听说猫的心跳频率比人类快得多。”


“说不通,”敦很严肃,“假如只是我,还有那么考虑的价值,但是芥川显然不是猫科吧,非要说也是犬类,野狼什么的。”


“这个难说。敦君,你在考虑把这件事交给我调查吗……”


在旁边连续仰天大笑三分钟零四十七秒已经虚脱了的太宰憋不住了,“你们……哈哈哈哈哈哈不是认真的吧,讨论这样一件事情搞得和什么谈判会议似的,就算是我也做不出这么清新脱俗的事情来吧,败了败了。国木田君,听我的,别查,否则这件事会变成你人生中最羞耻和最悲惨的一页,你会每天都盘算着怎么把这一页从你的理想笔记本上撕掉,但是出于理想主义强迫症又不愿意毁坏本子,最后疯掉的。”


太宰懒洋洋的斜躺在沙发上,一手撑着头,一手比比划划:“让太宰医生告诉你,敦你这是单思病。唉年轻真好,老人家想得这病都难如愿呢,特别是当你能一眼看穿对方的时候。”太宰叹了口气,好像想起了什么,“啊顺便告诉你治疗这类病最快的方法,就是直美酱说的那样哦,不妨一试,虽然生命安全什么的我可不保证。”


一脸懵逼端坐地笔直的敦发了可能是几秒钟也可能有几小时的呆,大量文字夹杂着问号感叹号句号从脑海飘过,顺着某种情绪的洪流很欠扁地大摇大摆。过了不久敦感到心明眼亮五雷轰顶,不对,醍醐灌顶。他触了电一样跳起来,面前的时钟提示他距离芥川从会客厅跑走不到十分钟,现在全速冲出去的话,按照芥川那个运动渣渣的步速,三分钟足够追上了。


然后他就在国木田君一脸吃了棒槌一样的表情注目下狂奔出门。


>>


啥,你问接下来怎么了。没啥好大书特书的,就是中岛敦把芥川龙之介带回家了呗。


对了,插播一条来自中岛敦的温馨提示,太宰先生以及直美小姐所谓治疗“单思病带来的心律不齐”症结的最快方式,完全不管用,不要信。


明明做完之后,心跳的更厉害了。




Fin.




还能说什么呢,傻白甜如我……(卒。

这个宰!【痴汉脸】

腥味君:

太宰先生来一发!深陷太宰沼无法自拔,话说手边堆着一堆草稿平常还要考试赶作业,这样的我有救么

QAQ再也不不打草稿乱画了,爪子完全畸形啊